首页 >> 酷绘乐团

最佳对话男高音歌唱家戴玉强靠包装和颜值当不了陈乐洋赣州周云蓬黄雅珉胡琳

2022-07-29 04:04:23 戴玉强    黄雅珉    胡琳    周云蓬    赣州    

对话男高音歌唱家戴玉强:靠包装和颜值当不了艺术家

□楚天都市报 张聪 摄影:楚天都市报 萧颢

■ 人物希望对您以后在实验时有帮助名片

戴玉强,1963年生于河北文安,我国著名男高音歌唱家,中国戏剧梅花奖、文化表演奖、五个一工程奖得主。

1吴卓羲980年考入北京煤矿学校土木工程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矿区上班,坚持听收音机学习演唱。1984年考入山西省歌舞剧院,被送到中央戏剧学院学习;1989年底考入总政歌剧团。1991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1996年获青歌赛专业组美声唱法二等奖,收获大众关注度;2001年与世界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结下师徒缘分,开启了走向世界舞台的旅程。

主演歌剧《托斯卡》《野火春风斗古城》《木兰诗篇》《图兰朵》《西施》《永不消逝的电波》《假面舞会》《郑和》等。

■ 对话背景

歌剧演员是用时间堆出来的

楚天都市报(以下简称楚):这两年很多普通观”众追看《声入人心》,喜欢里面高颜值的男孩,也由此有许多人走入剧场,您觉得这类节目能改变行业的发展吗?

戴:那个是娱乐,还是娱乐。你说歌剧演员,比如之前我们开过音乐会的,我、石倚洁……哪个没有十几二十年的功夫?培养一个钢琴家要20年,一个小提琴家要25年,这都是用时间堆出来的。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靠包装一下颜值,就唱一两首歌就那么快成为艺术家了?这个东西没那么容易吧。艺术都是有规律的,训练也是循序渐进的,舞台艺术也讲究童子功。

楚:您平时也会这么跟学生说吗?

戴:当然了,天天灌输这个,真正的歌剧演员肯定有一个耐得住寂寞、积累很多作品的过程。全世界这么多经典的歌剧,包括意大利美声唱法、中国自己的民族歌剧,这都属于全人类的文化遗产。一个好的歌剧演员无论从演唱还是创作上讲,都得把它们吃透了,有继承才可能有发展。

没有任何铺垫,也没在这个行当里干过几件事,即使暂时有一些所谓的好评那也是留不下来的,历史和时间会说明一切。

楚:您觉得在一个艺术家的成长过程中什么因素最重要?

戴:天赋占51%,它是“控股方”,是话语权,决定你最后能走到什么高度;机遇当佐田雅志然也重要,就是看你这条路踢窝客上会碰上谁,它是“投资人”。

艺术教学最好只比观众“快半步”

楚:之前有报道说您从51岁开始,“一老小伙儿才开始创业”,还有文章说为了推广“戴你唱歌”,您把前20年的演出费都花光了……

戴:差不多吧,差不多(笑)。做这个不就是因为唱不动了吗,我们不能老唱下去。岁数大了,把那些以往走的弯路都告诉别人,让他们尽量少走点弯路。

新的时代老抱着原来的东西、就觉得那东西好,不谋求发展也不行。说实话,国外这个行当里也不是很乐观,我就在想声乐教育还能不能跟上互联,跟上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

楚:“戴你唱歌”已经推出好多期了,现在又有5分钟声乐课,您现在摸索出经验来了吗?

戴:说起来做得也很沉重,观众见到我是很轻松愉快的一面,讲讲小段子然后插入到声乐知识里。

声乐普及这个东西,首先得让对方接受你,老讲那些刻板的,讲那些高大上不接地气的,慢慢就没人理你了。

信息爆炸的时代一个片段也不要承载太多的信息,一天就24小时,大家其实拥有的都是工作、吃饭、睡觉这些刚需之外的一点点剩余时间,络上那么多像细菌一样无处不在的信息,所有人绞尽脑汁去占据这一点点剩余时间,你得去吸引别人。

所以一点点地用轻松娱乐的方式告诉他,再引导——总会有人不满足,想追求更高的东西,想看入门之后还有哪些更高级的更深刻的,对吧?

楚:感觉您已经掌握了传播的精髓。

戴:其实摸索了太久了,这个适应过程就是走走、停一下,往前进一步、再往后退一退……要不怎么办?有句话说,做艺术家你只能比一般的爱好者或者观众“快半步”,要把握这个分寸:你跟观众都一样了那你还有什么新鲜的?也不能快一步,快一步观众就感觉“跟我没关系了”。“快半步”这东西很难把握。

上月,琴台大剧院正式复工,戴玉强成为剧院重启之后,第一位站上舞台用歌声荡涤观众心灵的人。

这是他时隔十个月后又一次来汉,武汉观众用行动表示了对他的爱:被命名为《殷秀梅、戴玉强歌剧演修班专场音乐会》的那场演出门票“秒空”,返场环节,戴着口罩的观众纷纷起立与台上的戴玉强对唱互动……

同天登台的,还有殷秀梅、戴玉强歌剧演修班的演员们,办“演修班”是戴玉强这些年的艺术重心之一。此外,面向声乐爱好者、已推行几年的“戴你唱歌”在疫情期间赶制出了小程序,“戴玉强5分钟声乐课”也在2月底正式上线。

“唱不动了,我们不能老唱下去。”采访中戴玉强坦白了这些年重在教学的原因,“把那些以往走的弯路都告诉后辈,让他们省点力。”在施工进程中对于专业教学金东律和声乐普及,戴玉强分得很清。在他内心,即便这两年不少唱艺术歌曲的高颜值男孩们通过一些节目一夜成名,但“他们离真正的歌剧演员还很遥远”。“入这行一定要耐得住寂寞,能演歌剧的人哪一个不经受十几二十年的磨炼?”他说。

歌剧舞台不需要那么多人

楚:在您看来,歌剧这个行当,从演员到剧目创作,这些年在国内发展得怎么样?

戴:整体水平肯定是提高很多的。去年的音乐金钟奖我是美声组评委,我们是拉着帘儿听,听下来我是真觉得这代人要比我们年轻时候的那个年代要强,起码里头没有荒腔走板的。

再说歌剧创作,剧场艺术有很多品类,但大家有一个共识就是歌剧是最综合的,是金字塔的塔尖。我也同意这种说法,而这就意味着歌剧创作面临的高要求。

现在民族歌剧的创作特别火热,我当然不反对歌剧的民族化,但我也始终认为歌剧创作不是谁写了一两首老百姓传唱的歌就能去写歌剧,还是要尊重创作规律。

楚:艺术院校和学生越来越多,这个行当会不会也有些资源过剩?

戴:确实如此,歌剧舞台哪儿需要那么多人啊?说实话,舞台太“小”了,我这代,我一个,下一代,石倚洁,一台歌剧一个男主角,再加两个B角够了。有很多人这辈子都没有一两次唱歌剧的机会,老不演,就耽误了。

所以艺术家教育和艺术教育还是要分开,而且现在除了艺术家之外还有很多跟艺术、跟音乐相关的服务性产业,它们也要求从业者懂艺术懂音乐,这个市场是非常庞大的,需求也是庞大的。

楚:好的歌剧演员、男高音歌唱家得具备什么样的实力?

戴:一个好的歌唱家都是一个画家,只不过他的笔、他的颜料就是他的歌声,用他的歌声去描述一幅一幅美好的画卷,让听众听到他的歌声之后就好像看电影一样,“刷刷刷”全是一幅一幅画,这才是最高级的。要变成这样的“画家”,生活的感悟和积累必不可少,它们都是财富——那些情感、经历,如果他连见都没见过,体会都没体会过,他怎么去描述?

好的听众也是一样的,音乐都需要人生经历的激发,不同生活经历,不同文化水平,不同年龄段的人,他在同一首歌里会体验到不同的画面,这才是音乐价值的真正所在。

武汉市看白癜风的医院哪个好
成都哪个医院治疗白癜风最好
武汉看白癜风哪家好带痣的好治吗
武汉白癜风治疗要花多少钱
友情链接